让海水冲淡烟花的味道

 

再过几天,就要跨过北回归线,将身心交付于一次期待已久的旅行。

 

这将是平生第一次,携家人在国境以外过农历新年。久居这座城,厌倦了它的噪动、疏远和冷淡。

终于醒悟,用旅行界定年与年的交替,算是最温和的方式。与其在寒冷的空气里燃放烟花,人为

制造欢乐以及垃圾清扫工的累赘,不如把身体送到更开阔的天地间,把心情交给不常谋面的海风,

坦然迎接阳光的热烈,用发自内心的参与感,与这个世界来一次长长的拥抱。

 

在年将结束的这一个星期,工作并没有完结,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写给客户的标题和文案,一改再改,却乐在其中,并找到了久违的感觉,让我重新拿起放下了

多年的技能,找到了对文字的依恋、缠绵和韵律。新的项目还在一个接一个,潮水一样涌进来,

紧张且忙乱,怕遗漏出错,所以每天要依靠手写备忘录,一件一件勾销。

 

收到了一些奖杯,聊以安慰,却不满足,试问过自己,如果还需要用奖杯来肯定自己的成绩,

是不是也算是一种失败。

 


收到了一副满是童心的画,并看中另一副满是忧伤的画。一副是免费寄送的,另一副需要花

巨额收藏。一副是欢快,一副是沉重,但都是朋友,我愿意为友情买单。

 

看上去一切平和和安详,但也蕴藏着许多的不安。老人的检查报告,像一颗定时炸弹,预示着

接下来的慌乱与现实的残酷。我们已经做了很多年的心理准备,可红灯亮起的时候,依然不

愿面对,真希望时间可以再多点,好多做一些预案和准备。

 

不愿把事情记录得那么具体,照片也只是拍下了一些局部,真相全都被修辞掩盖,任何一个

地方,都有所保留,总在有意识地对人群做着防备,所有的文字和照片,只是个符号,经

历写在隐喻里,只有自己才能看懂其中记述的意义、情感或是震惊。

 

在这个城市生活了十几年,差不多可以跟童年的乡村相提并论,但依然没有那种熟络。

如果没有导航,依然会迷路。所有的饭店,相同的噪音、不耐烦、微笑,都似曾相识,

可我还是不能记住服务生的长相,甚至不能确定这座城东南西北的方向。

 

阳光是最友善的朋友,带来温暖,指明方向,一如即往地决定着城市的心情,街道上的人

流量,树的颜色。是我不知足吗,为什么总觉得,可以给我安慰的朋友,只那么寥寥几个?


楼房一幢连一幢,模糊着城市的天际线。少了时光留下的斑驳,也没有堆砌出城市的层次。


人们开始习惯低着头,关心着与自己相隔千里的大事件,点个赞或是发一句表示愤慨的

评论。有趣的消息越来越多,生活却不像新闻里说的那样生动,很少有人可以抬头,和

擦肩而过的我打个招呼。我多想给他们一个微笑,这样的愿望总是在风中戛然而止。

 


体重还在一个均衡的度量中僵持不下,6768上下徘徊,多希望是65,多希望有一天可以

忽略数字的重要性,可以不爱那些虚荣,不再计较酒店的星级,VIP卡的数量,信用卡的

额度,跑步的里程和步频,不再在乎职位、名份,获邀专访和评审的次数,简历里的身份,

只需要为爱的事情,不计后果地投入,比如跑步、写字、拍照、旅行。

 

许多的事,总在不合时宜里草草收场。在记忆的褶皱里,冲突还没有收尾,就被新的矛盾

填上。即是结束,也是开始。我该忘却,还是记取?或者,活在当下。毕竟,生命的

意义在于感受前所未有的认知,只有不期而遇,才值得留恋。

 

写在一个农历年结束,

另一个农历年开始之际。

 

李浪

2014.1.22


 


 

附:

被客户扔进垃圾筒里的文字一篇,稍有删改。

 

让精神何处安家?


一个人的动人不在于架构他的血肉,而是内在的灵魂。一座城的气质不在于建筑它的砖瓦,而是流传其间的精神。

 

四处走一走,从陆家嘴走到新天地,从永定门走到钟鼓楼,从忠山陵走到玄武湖,从北京的南锣鼓巷走到广州的

五羊石像,从厦门的鼓浪屿走到上海的外滩,听到相同的开凿声,看到了满眼的灰尘,工地繁忙,行人匆匆,

一片繁花似景。看上去很丰盛,实际上已荒芜。

 

曾经的鼓楼、弄堂、胡同,开始远离我们的视线,阅读一座城的美,什么时候变得要另辟蹊径?只有等到夜深

人静的时候,高架空了,灯灭了,不见柴门,却能听到犬吠,看到星星升上了天空,内心的湖面泛起了波澜。

 

淮海中路的韵律很悠远,霞飞路的风骨更绵长。枕着鼓浪屿的惊涛入梦,被《在路上》的书香叫醒。停下脚步,

找一片城中的绿地中走一走,用呼吸唤醒心中的灵性,阅读久违了的宁静,这些擦肩而过的人,一幢连着一幢

的楼宇,似曾相识,却又陌生。

 

物换星移以后,什么才会被人们珍视,是大厦的雄伟,还是荡气回肠的胆识?爱与恨纠缠,盘根错节,推动着

城市,日新月异。多数人在拆解,更多数的人在重建,却少有人尊重。

 

时光是把神奇的刻刀,经它雕凿得以传世的,我们读到了厚重,更读到了传承。不必怀念已逝的风华,倒是那些

流经城市脉络里的智慧,值得我们一遍遍去颂扬。

 

为城市人文续约,为精神找到合宜的居所。令人欣慰的是,在这些城市残存的精神碎片里,我们找到了一个个

独立且有胆识的故事,他们架构于故去的风貌之上,担着风险,创造着一个个经得起时光打磨的传奇。

 

 

 



2 Comments

  1. wells wrote:

    从文案四堂课追来,已少了些陌生,多了点情感。向先生问道,就自然开始:首先看了您的topys的访谈,非常赞同、感谢,感谢不同的价值观。来到这篇文章后突兀的发现“为何您的语言却像「刚刚接触文字一片欣喜而发」的少年?”

    您写的“用发自内心的参与感,与这个世界来一次长长的拥抱”、“像一颗定时炸弹,预示着

    接下来的慌乱与现实的残酷”“即是结束,也是开始。我该忘却,还是记取?”是那么像年轻人的语句,但也总感觉不对劲。

    或许,这种不对劲就是阅历和初心的矛盾罢?正是这样的感觉引导我来回复,不是批判也不是奉承,单纯描述。

    简单,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