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陌生的路,跑成熟悉的景。

——跑者笔记


并不是每一段美好的旅行,都要开始于庄严的仪式;正如不是每一场精彩的演出,都要闭幕于盛大的典礼。具体什么时候开始跑步?在我自己的记忆体里,也没有某年某月某日如同生辰一般神圣的日子,让我铭记。

开始得懵懂,但不容易。经历如大多数人一样,痛苦、煎熬、有无法言说的苦闷,也有舒压后的身心舒畅,甚至无数次被放弃的念头侵扰,断断续续,但最后,我把它变成了生活中的一个习惯,开始感受到过程中的快乐。

在漫无目的的初期,需要用意志撑起全程。常常要经受寂寞,暗夜里的无趣、乏味,身体的极限,但我也很庆幸,这全都成了轻描淡写的过往。

需要感谢的是,我对抗住了自己的软弱。还要感谢家人的支持,周遭的氛围,朋友的鼓励,社交圈里的交流,甚至别人的敌视、抵毁。这些都为我的跑步历程增添了许多趣味。到如今,每次都可以用10公里为基准,并跑得轻松,甚至开始尝试在配速、距离上做着突破。并在今年定下了“奔向雅典”的目标,在马拉松发源地完赛马拉松。这或许是目前的至高点,但它必将会成为我另一段人生旅程的起点。

跑步的经历,让一些平淡的日子充满了欢乐。比如第一次冲过半程马拉松终点的兴奋,后来变成了一个又一个;再比如独自征战北京马拉松,亲眼见证了“尿红墙”的奇观异景。还有那个高温爆表的夏天午后,在跑步的途中救起了一只落水狗。

在不断打破个人最好记录的兴奋中,有些得意妄形,而这一切,在膝盖严重受伤中戛然而止。两个多月的休止符,让我一度绝望,以为再也不能穿上跑鞋了。两个月中,想了许多,懂得了健康的重要性,也正是在那个时候,关注了“跑步指南”、“吴敏特训营”,让我对跑步又有了新的规划,从一开始的无序中,开始重新整理,重新出发。

为了能健康地跑下去,我选择了用更科学,更专业的方式武装自己。所以报名参加了“吴敏特训营”,但由于膝伤导致连正常的步行都困难,又因出差频繁,去年上海的第一期开营,我没能参加,一直拖到今年的第二期,才正式跟上。到现在,虽然参加不多,但已经让我从中掌握了更多拉伸与提高肌力的技能,让我对自己,对跑步又有了新的掌控,这又将是一个新的起点。

当伤愈后重新踏上跑道,完成了第一个10公里时,兴奋绝不亚于第一次冲过半马终点线。而那个时候,我清晰地认识到,路还很远、很长,这一切,才刚开始。

这几年,因为跑步,让我有了一个新的嗜好,只要一有机会出国,或出差去另一座城市,都会带上跑鞋,把陌生的路,跑成熟悉的景。还会带上手机,拍下照片,记录身为游客或是异乡人不曾看到的细节,与陌生的城市来一次温暖的拥抱。

在苏梅看见雨后的彩虹,与一群又一群野狗躲猫猫;在普吉跑过开满鲜花的小屋,在机场边跟着起飞的飞机,一起冲向地平线;在沙巴穿过泥泞的建筑工地,跑进了绿意盎然的高尔夫球场;在无人岛信心满满,以为能环岛一周,结果在烈日下跑到脱水,中途折返;还有不具名的地方,那些漫山遍野的椰子树,雨露中的木瓜树,吃草的水牛……

无论是直上直下的山路,还是汽车擦身而过的街道,无论阳光炙热还是大雨滂沱,无一不是我喜欢和期待的。我相信,这些不曾遇见的经历,还会更多。也正是因为跑步,才让那么多不期而遇的风景映入我的眼帘。

但跑步,并不像多数人说的,不需要投资,相反,你需要投资大把大把的时间和金钱。定位手表、参加培训班、自费机票酒店参加比赛,还有一身又一身的装备,一双又一双的跑鞋,费用毛估估也得几万了吧,但这都是值得的,我权当对自己的奖励。

工作上获得了认可,我会跑步;生活中遇到了挫折,我会跑步;有时间我会跑,没时间我会挤出时间跑。跑步对于我,是一件看得到开头,看不到结尾的事。刚开始也许不那么容易,但只要坚持下来,过了那个坎,一切就迎刃而解了。

许多事,发生得就是那么让人出乎意料,跑步对于我,也如此,我自己至今也有些想不明白,小时候跑1500米都要脸色惨白的那个小孩,怎么长大成人后跑个20000米都可以习以为常?百思不得其解呀!偷着乐吧,反正事以至此,那就顺其自然吧。

刚开始的时候,当我跑下10公里,我会仔细计算,从地图上可以画到多远。20公里后也会那么画。再算算累积里程,比如一个月170公里,等于从上海跑到了哪里;800公里,又可以从上海到哪里,汽车要开几个小时。甚至也用APP画地图,想跑出不一样的地图,我会认真看表,记配速。而现在,觉得那些都将要成为过去式,因为我不再需要工具,而只需要用心,带上自己的感觉出发,跑,跑,跑……

 

2014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