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过才知道


在这个人声鼎沸灯红酒绿的城市里穿梭,在物质充裕的流光中迷失。而我很庆幸,在远离了人群的一条甬道里,寻找到了心灵的归宿。

没有掌声、鲜花,只有自己的呼吸、脚步声。偶尔会踩死一只蚂蚁,也会被树丛里窜出来的野猫吓个半死,看天光由明到暗,头顶的飞机在云层里划过,花开,花谢,又花开。

跑步的时候,不会忽略风的重要,以及树影、飞虫、夜光、日照、雨淋、汗水、流浪猫、蛙鼓虫鸣、烧烤的人群,甚至孤独感。

跑步的时候,我的情绪会进入一种奇怪的状态,多数时候是空洞的,却也会被一种叫做“感动”的情怀所侵袭。感谢父母给了我生命;感谢天气,无论是风是雨,都会感谢,它让我体会到生命的存在感;感谢过往;感谢曾抵毁和谩骂过我的人,感谢那些排挤或给我伤害的人,也感谢那些给我爱的人,还有我爱的人。

这会是一条没有终点的跑道,可为什么我还要跑下去,我在寻求什么?许多的情景不能具象,可我知道,我已收获满满,并不曾想过,这些可以与我不期而遇。

受过伤,也享受过幸福,跑步的路上千变万化,从开始只求跑完10公里,到后来的20公里,再到现在追求的40公里,甚至希望有一天可以是100公里。配速从7分,到5分,再到突破5分。现在可以3100公里,将来是不是可以2100公里?

我用奔跑向自己宣战,与那个安逸的过往划清界线。与其说我的路在向外面的世界延展,不如说我把喧闹的世界交与了别人,退避在另一个安静的世界。

如今,我越跑越谨小慎微,越跑越保守。不再大踏步狂奔,因为我知道,未来的路还很长,1000公里,再一个1000公里,我必须让我有能力这样跑下去,所以,不能受伤,我要学会控制。但我也越跑越肆无忌惮,无视别人的劝告,在沉默中不停向昨天的自己挑衅,配速、距离、持续时间,都在尝试一遍又一遍重写。

从城市到乡村,从平原到山谷,从一成不变高楼中的水泥路面,到异国他乡海边的沙滩。从国内赛事,到国际赛事。遇见过彩虹、雪片飞舞、大雨滂沱,也遇见过美得让人窒息的晚霞、日出,还有看不见远方的雾霭。蓝天下跑过,阴霾中也跑过,凉爽中跑过,高温爆表中也跑过。

这是一条没有终点的跑道,我希望,我可以遇见一个更好更顽强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