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个箱子, 如何打包1000个昼夜的情感?

——VML IM2.0上海搬家记

 

2014年8月22日,对,就这个周末,我们必须搬离旺角广场,搬离这个厮守了1000多个昼夜的地方,是的,必须离开了,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

 

人们说,习惯养成只要21天,而我们,在这个地方工作了3个年头。在哪个叉路口转弯,在地铁的哪一站停靠,哪里有路灯哪里有立柱,几扇门几扇窗,多少个转角多少个路口,老阿姨黑暗料理、路边摊炒牛河、云南过桥米线、冒牌日本料理、盛泽路、金陵路、福州路、杂货店、停车场,以及保安的胖瘦好恶,周遭市井的每一处,全都熟稔于心,无论破败或杂乱,都成了习以为常的景象。

 

每天醒来,无论烦燥或疲惫,热情高涨或萎靡不振,洗漱与精心装扮过后,都指向了这里,这是我们每天的约定,在这里可以泄压、充电、消磨光阴、衍生新的八卦,无论好或不好,这里已经成了每天的习惯。

 

习惯了这里的人口密度,也习惯了这里的气味,无论简陋或矫饰,都已成习惯,其实没什么值得留恋的物件,只因为我们用生命在这里共同挥霍过1000多个昼夜,这里留下过我们的开心和不开心,服气和不服气,失败和成功,自惭形秽和狂放不羁。

 

今天一早,看到搬家公司运来了200个空的纸板箱,它们将会把我们曾经精心摆设过的物件,同事的交情,精心培育过的绿植,写着不合情理的修改意见,规整的文件柜,或是零乱的票据,一并散装进那200个空箱子,填成200个方块,摇摇晃晃,运离这个曾给我们生命支撑,给过彼此温暖,也受过煎熬或欢愉的地方。

 

离开,就要决绝一点,因为慢了,就会被千丝万缕的情感牵绊,难以割舍,那些负累,只不过是徒劳无功的依恋。

 

离开就离开,请决绝一点。130多人嬉笑怒骂的地方,自然会有130多种情感,有人在这里碰出过爱的火焰,也有人在这里种下让人羡慕的果实,有兄弟情谊,也有姐弟畸恋,有枯燥的码字机械的扣图,也有激情澎湃的呐喊。200个箱子,怎么能打包得了1000多个昼夜的情感?所以,必然要割舍,必然要丢弃,必然要学会重新整理心情,去面对新的空白。

 

有些故事,已经写成了白纸黑字,供人传说;有些对白,已经配上了旋律,供人回放。更多的话语和无言的感慨,200个箱子,怎么装得下?我们用1000个昼夜共同养成的气质、风度、逼格、规矩,甚至陋习,200个箱子,是无论如何也装不下的,幸好,它们已融入我们的灵魂,可以随我们的身体搬迁,而且不必轻拿轻放,随时掷地有声。

 

再见,旺角广场!

 

一个人的离别会让人感伤,但130多人的离别,可以上演成狂欢。我们不能拒绝回忆,也不能阻挡你来为我们的曾经歌唱。可以肯定,某天某个时候,一定会有人重提在这里创造的平凡或伟大。所以,不必回避,只是今天,要走,就走得决绝,以免喜悦或忧伤,拖拽我们的脚步。这一味不舍的情感,我无法轻描淡写,但也不必浓墨重彩,因为很快就会有新的欢乐或挫败掩盖。

 

纵然离开,也无须胆怯,而是挺起胸膛,迎接未来的嘉奖。就算惆怅,就算累,也一定会收获新的友谊,新的赞誉,所以,走,就走得决绝,不必回头。我相信,我们将搬去的是一个更好的地方,虽然建筑有些陈旧,但我们一定能在旧的砖瓦上,写出新的故事。未来不是迷雾,我们看得见方向,看得见光芒。

 

新老朋友们,下星期一,老码头见!

 

 

李  浪

 

2014年8月20日 於 旺角广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