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2014!

燥动的声音和幻象,淹没了年轻人的热情。因为一种被叫做互联网的思维,把这里变成了焦点,这里接受了太多的掌声和目光,身处其中的人,已经不堪重负,被这突如其来的表扬鼓燥得失去了方向。

我们不是走得太快,而是缺少慢下来的气度,我们的生活,需要细心品味。而我始终相信,经得起考验的是沉得气的心。你不要急于成为大将或帅才,而要成为一名匠人,你要脚踏实地,用心雕琢每一个细节,这是这个行业最稀缺的气质。

每年都写总结,发自肺腑,写得热血沸腾,我把它看成是和自己推心置腹的交谈。功过摆眼前,是非曲折算笔帐,不是写给别人看,而是为了在自省中找回力量。

在我正要写总结的时候,公司跟我说接了一笔大单,恐龙级的,这就意味着,总结还没开始,新一年的行程已经被预订。一个个挑战还没来得及了结,新的挑战就这样迎面而来。

生命在年初的看似富有中,一点点随风而逝,穿过掌心。这一年里,看见了多少日光,做了多少身体力行的事,还是多数时间都在翻手机,在同质化的新闻、杂记、心灵鸡汤中挥霍了光阴?

这一年,如同你我刷过的新闻一样,我们失去的太多,而得到的尽是悲凉和伤感。真相和假象层出不穷,我们所处的世界险象环生,能四肢健全,看见一年里最后一天的太阳升起,穿梭于最冷的冬日,被寒风扫荡,依然可以喘息,也算是幸运的。

许多的事情,不再按着即定的顺序去发生或完结,也不一定在合理的时间里先来后到,可以商量,容你进退。你又可以说不幸。

还好记忆,还散发着余热。我在这,写下一些字,算作是对过去的缅怀,未来的界碑,以激发更多的热情,去温热余下的日子。

这一年里,亲历了风、雨、汗水、死亡的边境。在空旷的荒原,如同幻境中,感受着生命最强烈的律动。同样的心潮澎湃,我把它带到了佛罗伦萨百花大教堂的屋顶,雅典卫城的神庙前,马尔代夫的海中央,4A金印论坛的演讲台上。只要活着,一切都算是美好的。

欲望和期待,将我们带往何方?我不确定,太多的欲望,会让你陷入不能自拔的境地,但如果没有欲念,一切又将如一潭死水,正因为此,我顺着它的指引,去了兰州、内蒙古、罗马、佛罗伦萨,去了马拉松发源地希腊的马拉松镇。而实际上,我需要的也就这么多,一瓶矿泉水,一碗拉面,足以撑起一段难以忘怀的里程。

在去往巴丹吉林沙漠的飞机上,靠着舷舱,我拿出手机,拍下了云层以下的大地。山脉连着山脉,恢宏壮观,我在想,人是何其渺小,相对那片无边无际的丛林与荒原,人作为个体真的不足一提,所以,我写下了一段话:虽然这个世界在我脚下,但却对比出我的渺小。相对于大自然的广袤和宽容,你最多只是抵达了你内心的一个边境。

2月

普吉,携同全家老小,在听不见鞭炮声的海岛迎接新年。

3月

新欢,也是旧爱。为新MINI上市写的标题获准出街。

5月

马尔代夫,站在海中央,身边有妻子上扬的嘴角,肩上有女儿清脆的笑,头顶成群的燕鸥盘旋。

6月

阿迪达斯世界杯Campaign,与团队与客户并肩,用无数个不眠之夜,换来一次完胜,赢回那些失去的日光。只要获得赞誉,就算黑暗,在生命里也会亮如白昼。

7月

林书豪动画短片,与几位不曾谋面的朋友,跨时空合作,无论获不获奖,都少不了我对它的褒奖。

8月

迎来公司第3次搬家,从5个人到150人的大排场,亲历并和伙伴们并肩创造着历史。杭州3天4A 金印评审,在黑色长夜里,聊出了光明。《肆水流年》结集,写下了在这里的4年流水光阴。

9月

内蒙古巴丹吉林沙漠,3天连续奔跑20多小时,111公里完赛,真正抵达了内心不曾抵达的边境。

10月

日本,在表参道,膜拜山本耀司的单纯与复杂。

11月

希腊雅典,在马拉松最原始的赛道奔跑,全马完赛,把这里作为新的马拉松起点,开始征战世界各地的赛道。梵蒂冈城,站在世界的中心,仿佛抵达了时间的尽头。

12月

马拉松践行者的身份,接受Philips Fidelio 联合广告门专访,讲述属于广告人的故事。

 

这些年的历练,无论身体还是心理,都已经变得越来越强健,仿佛有一种天不怕地不怕的英雄气概在莫名地生长,同时还有那么多技艺超群的兄弟与我并肩,一起担当,更让我相信,我们可以遇山开山,遇水架桥。

由不得我感慨更多的风花雪月之事,狂风暴雨已经来临。更多关于工作的感慨,我觉得还是留给2015年底来抒发吧。仰天长啸也好,浅唱低吟也罢,情感一定会远胜于今天的层次,我期待在那时,邀上与我并肩的朋友,对酒当歌。

在如今移动互联网盛行的时代,人们吃饭约会上洗手间开车哄娃都不愿意停下来刷微信上淘宝,谁还有空来关心你那点私人的家长里短?与其长篇大论尽是尿点,还不如长话短说。有兴趣听长篇大论的,约个日子带上酒,我们可以边喝边聊。

 

李   浪

2014年12月31日 上海 老码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