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抵达更远的远方。

更早一些时候的文字,首次发布于个人微信公众号:iamallenlee_com 浮城

 

43.3公里,用时14小时32分,海拔上升和下降各4000米。天目七尖,中国难度系数最高的越野赛,名不虚传,我被关在了CP4,离51公里的终点还有一小段距离,但我不遗憾,我尽全力了,我已经在一天上下了7座大山,而且,就某种意义上,我并不算失败者,我已经抵达了我自己的最高纪录,这只是一个过程,它不能证明什么,它只是一次对自我,对生命极限的检视,这不是终点,而是一个新的起点。

最近常常陷入思维的空白,不知道对我的生活如何落笔去描述。也不知道如何去与人沟通,总觉得说什么都有些多余,越来越不敢放言。

那些搁在高处的空想,还有远在深蓝天空与大海的感慨,一些丛林里的冒险,生命逼入死亡边缘的时刻,我多么想与你们倾诉,但我发现,越来越语拙,或许,我的生活轨迹已经拐入了另一条弯道,我还需要时间去适应。

我正在这条道上学习着,关于生存的技巧,关于生命想要实现的价值,我还在探寻,已经不再能安静地活着,不想让生命在一种惯性里往前流淌,所以,我正在向另一些维度探索。

我有了一些新发现,有了一些小欣喜,原来生命有那么多极限,曾经我也只是一个坐在办公室里任人使唤的小角色,从早坐到晚,眼睛只能看见周围3平米的范围,而现在,我发现了大海的起伏,天空的高度,地球的弧度和褶皱,密林深处的鸟鸣,没有人烟的海岛和沙漠里的安静,如今的我,对人对事,少了傲慢,而多了尊重。

当我一次又一次向自己的极限发起挑战,每一次都以为是最后一次,可每一次结束以后,我才发现,那只是另一个开始。

当我完成第一个半马,第一个全马,第一个超级马拉松,奔跑的时间从一次2小时,4小时,8小时,到最近的连续14个多小时,我才发现,这远没有结束,我还会去挑战更多可能。

跑过了沙漠、无人岛、城市的边缘、黑夜、暴雨、狂风、雾霾、寒冬以及悬崖、旷野、荆棘丛生的灌木林。我知道,这一切,只是预示着另一个开始,我将去更多的地方,挑战更多可能,我发现了自己的潜能,在每一次以为那就是极限时,其实那只是一个启示,一个历程,一次尝试,那都是为了抵达更远的目标埋下的伏笔。

当你热爱山林和旷野,就不再去计较人际间的磕磕绊绊了。心胸不是更加宽阔,而是更加纯粹,更加宽容。我发现,人世间,没有什么值得你浪费时间去争取的,除了奔跑,除了濒临呼吸的绝境时,对空气的强烈渴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