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行阿里[流水笔记] 一路向西

st1:*{behavior:url(#ieooui) }



26号启程,沿青藏线走,从江南风光,渐见西北的荒凉,再过藏北的苍劲山脉与白雪皑皑,48小时,不分昼夜,最终抵达蓝


天白云下的阳光之城拉萨。一天休整后,30号再从拉萨出发,向阿里挺进,一路景色无边。


 


拉萨-羊卓雍措-江孜-日喀则-定日-珠峰大本营-定日-萨噶-拉孜-桑桑-14道班-19道班-22道班-仲巴-帕羊-


霍尔-巴嘎-门士-巴尔-扎达-古格-扎达-玛旁雍措-拉昂措-普兰-桑桑-拉萨


 


虽只是一个来回,但在我的生命中,这些名字,从此会一直来来回回,萦绕心头。


 



1

对视了羊卓雍措的婉约与惊艳,朵朵白云凌空悬挂,湖水剔透如玉,天的蓝色有些失真(蓝得让我的感觉有些出错,以为那


是假象)。翻过卡若拉山口,傍晚刚好经过层次丰富的江孜宗山城堡,因为夕阳斜斜地撒在山坡上,将山体的轮廓勾画得恰


到好处,远山如水墨画,层层晕染,城堡就像个印章,刚劲有力地敲击之后,凸印在 视野的中央。然后在满天星斗的陪伴


下,赶往日喀则。



2

为办边防证折腾了半天,下午三点多才出发,继续赶路,朝珠峰进发,晚上到达定日。这一天,似乎只是在为第三天攀珠峰


作铺垫。晚上见识了最完整的夜空。银河流过苍穹,那种壮阔,是我从未见过的,越是漆黑,越是明亮。每一颗星星都有清


晰的位置,犹令我震撼的是,这样的夜空,可以看得出远近和层次,明亮与黑暗的对 比毫不含糊,只有站在这样的星空下,


才真正能对比出自己的渺小,才能真正想到美好,才能真正忘记尘世的烦扰,耳边除了微风掠过,没有任何可以打扰的声响。


感觉被兀自置入一种空灵的境地。


 


3



天没亮就开始向珠峰赶,车在黑漆漆的石子路上颠簸着向上盘旋,从海拔4500米攀升到5200米,在天即将擦亮的那一刻,我


们刚好抵达珠穆朗玛峰的一个观景台,下车等待日出。外面到处都是冰霜,手脚冻得僵硬,加上高反,头痛欲裂,但心里有热


乎乎的期待,期待日出带来美和震撼。远处,四座8000米 以上的山峰齐齐耸立,连绵的白色山体从东延伸到西,它们与我一


起,静静等待太阳的金色光芒。第一次亲眼目睹世界第一高峰,心中萌生出一种崇敬之情,虽然一路上白色的山峰一座连一


座,但面对珠穆朗玛,依然会肃然起敬,感觉到大自然的威严。片刻过后,光芒在上空划过,打在珠峰的顶上,白色的山体,


金色的顶,或 许是因为它的高度,或许是因为它的名气,那一刻,我感觉到了神圣。峰顶飘出独特的旗云,在清冷的天空变


化招展,也仿佛在标榜它独一无二的地位。


 


看完日出,继续向大本营靠近,这条路走得出乎意料的艰难。先是经过几十个急弯下山,在平地崎岖走过一段之后,又要翻过


一座同样崎岖的山,上上下下,前后粗略统计了一下,包括我们原路折回到定日,那天我们一共大约走过了至少4500


弯,巅得让人想吐。到达大本营,因为我们不是登山爱好者,只是为了更近距离地贴近珠峰的面容,所以,觉得这一路并不是


那么值。不过,既然到了,只有尽量平静心绪,在大本营喝杯酥油茶,然后去世界上最高的邮局给自己最亲密的人寄张明信


片,表达心中的牵挂。


 


这一天,算是整个行程中经历的第一个艰难阶段,疲累程度可以打上四颗星。除了之前上下珠峰所经历的颠簸,随后拉孜至


桑桑那一段,更加痛苦,因为本来路就不好走,加上正好遇上修路,经常要改走便道。说是便道,其实根本就没有路,车除


了上下巅,还要左右巅,加上车况不佳,用司机的话说,这是一辆老爷车,车内漂满 灰尘,让人无法呼吸,如果平地还好,


可是这一路都在海拔4500米以上,高反得厉害,呼吸成了最大 的问题。等傍晚七点左右行至桑桑时,我们真的有些想放弃整


个行程念头。但为了整个后面的行程,我们还得硬着头皮往前赶一段。幸好随后有好消息传来,司机凭经验判断,往后都是


平原,路况会好一些,这也增加了我们的信心。过了桑桑不久,竟然真的出现了一条柏油公路。也正因为此,我们又信心高


涨,几小时后,我们 停在了19道班。找了一家算作是旅馆的地方住下,从这一晚开始,我们开始经受没水没电的日子。可能


是因为海拔太高,几乎所有人都出现了头痛症状。这一晚,没忘了出来看星星,因为只有在这,星空才成为了风景,才能让人


看到纯净与高远。



4



唯一的任务就是赶路。路况果然好了些,只是依然灰尘很大,我们学会了用湿纸巾当口罩,直到湿纸巾用尽。由于全天要完成


600多公里的行程,这一天,经历了三次爆胎和一次熄火,算是有惊无险。车上只两个备用胎,在途经帕羊的时候,司机修补


过一次胎,不然,真的就卡在路上。熄火的那次,刚好翻过海拔5216米 的马攸木拉山口,在那么高海拔的地方推车,还真是


头一次,仿佛要尽浑身的力气。我们在严重缺氧的状态下,将车推着重新启动。这一天,我们疲惫不堪,再也无睱顾及车窗


外的蓝天、白云、远处绵延的雪山。路上依然有修路的路段,经常要绕道,不平整的路面,颠簸、灰尘、干燥、下午的炎热、


高反带来的头痛,成了挥之 不去的噩梦。一路艰辛,晚上十点左右抵达霍尔乡,住处与19道班相差无几。这一路,基本只有


晚上可 以吃上正餐,酒家基本以川菜为主,住是没得选择,厕所基本上是露天的。行至霍尔,全程的路才算走了一半,心里


开始有些焦虑,因为想着还有回程,真的有些不敢往下想。唯一的愿望是那些在沿途等待我们的美景,不要辜负我们的期


望,那样才可以聊作补偿。



5



本该去圣湖玛旁雍措和神山冈仁波齐的,但由于司机并不认识这段路,我们开过了头,就这样,我们直接往扎达赶。虽然中


间经历了相对平坦的一段路,但没想到,整个行程中最惊险的路在这一天正等着我们。过了巴尔兵站,车拐向了另一个分


支,在状如戈壁的平原上走了一段,又开始在险峻的山路上盘旋,然后,前方就是白色 的喜玛拉雅山体,如一道屏障横亘在


眼前,我们直直地一步步逼近,远远地就能看到庞大的褶皱与沟壑组成的深褐色体系,在喜玛拉雅山体下铺排,那就是慕名已


久的扎达土林。当我们见证了自然的造化神奇过后,真正的凶险也正扑面而来。如果只是走到这就算终点就好了,但我们必


须下到扎达土林的谷底,这是我这一生经历 过最毛骨悚然的路。


 


要走过这段路,司机一定要有十足的胆量,加上真正过硬的技术,并且全神贯注。我们的司机,次仁平措,简称次仁,拉萨


土生土长的藏民。有着十六年开车经验,但走这样的路,他也是头一次。看得出,他也是高度紧张。开始我们还会尖叫,到


后来,也都只是屏息默默注视着他的每一个动作,生怕打扰到他,令他出了差错。


 


我坐在后排,经常看到车身一个急转之后,就像冲向了悬崖的边上,然后,车头直接向下,在近乎垂直的崖壁上慢慢下滑,


我能看到万丈深渊的谷底,就是看不到路。这样的状况,冷不丁地要来一次,让人直冒冷汗。那时我就在想,若是刹车失


灵,或是方向盘出错,或是司机稍有不慎,我们一定会车毁人亡,并且死得会很干脆, 一点悬念都不会有。这样想的原因,


是次平说发动机是93年的,我就不难想象这车的车龄了。坐在车上,只有听天由命了。由于是下午,天气炎热,我都手心冒


汗,路又巅,就更担心司机因为手心有汗而导致手打滑。因为路的拐弯都是向下而且急,几乎都是小于90度 的弯,他每转一


个弯,都要拼命地打方向盘,如果出现毫厘之差,车就会坠入悬崖。当时的紧张程度,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就感觉自己行走


在生与死的边缘,离死只是一刹那的事。而且,回来的时候,才发现,这样的悬崖下面,掉下去的车还不止一辆,回来时重


走这样的路,胆量是大了些,但看到那些掉在下面的车,心还是 一阵阵发怵。


 


总之,一个多小时的极度紧张之后,我们总算是平安到达谷底(我很庆幸我还能坐在这写下这一段文字,感受着心脏活跃地


跳动)。后面的路虽然还是巅,还是有灰尘,但心里已经平静了许多。等下到土林的谷底,本想直奔古格遗址,但还是由于


司机路不熟,我们在谷底行进了近两个小时,还是没有找到古格,最后因为担心油 箱里的油不够用,才原路折返,直奔扎达


县城。在天色渐暗时分,我们终于到达扎达县,扎达县城的出现,有些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不知道算是惊喜还是满足,在


这样一个完全与外界隔绝的地方,竟然有这样一个现代化的小城镇。建筑风格已经完全脱离了藏式,设施相对齐备的各式餐饮


宾馆也算鳞次栉比,跟我们一路上过来 的城镇完全不同,我的疑问是,那么多建筑材料,怎么能从我刚经历的那条路上运送


过来?



6



为了聊以修补受疮的心灵,我们打算在县城悠闲地呆上一天。因为这个县城,就驻扎在土林的中间,周围的风貌,值得慢


品。一早起来,逛到县城边上的托林寺,这是让我惊喜的地方。虽已破败的托林寺,依然有虔诚的信徒来寺中诵经拜佛。依


靠土林,虽早失去了当年的气势,但那种苍劲,还是能承托起当年的繁华。想象在晨曦 中,穿过千年的苍桑,可以听得见人


们穿梭的脚步声,可以听得见阿底峡悠长的诵经声。翻过颓败的土墙,百座坍塌的灵塔已风化在尘埃中,只是偶尔看得到一些


塔身的骨架,还在风中勉强挺立着身板。


 


在荒凉中,可以看得到繁荣;在破败中,彰显着当年的华丽。这一堆堆融化在土坯中的繁华,如今只是历史的注脚,我们只能


用猜测度量它的声势浩大。


 


经过一番打听,下午四点左右,我们信心满满地朝着古格遗址进发,但司机的一个失误,让我们再次白白颠簸了一百多公里,


原本只须半小时的路程,又走了几个小时,在经历了第三次错误之后,我们才得以见到此行最后的一站——古格王国遗址。


 


或许旅行就是这样,虽然有已知的辛劳,但总有未知的挫折,也这更增添了旅行的戏剧性。历尽了千辛万苦,横跨了960


平方公里的华夏大地,从最东面,来到最西面。可常驻在这里的人,并不以为然,因为他们每天接待的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游


客,早已习以为常,他们并没有用热情和微笑迎接我们,而是漫不经心,甚至是责难。无论怎样,我们能忍受一路上的艰


辛,对这里服务人员的冷遇,也能一笑置之。


 


或许生活就是这样,身边的早已琐碎成习惯,传奇总是在远方。旅行刚好相反,它是打破常规的日子,去寻找传奇。




傍晚时分,我们终于登上了古格遗址。古格王朝是在统一西藏高原的吐蕃王朝瓦解后建立的,大概从9世纪开始,到17世纪结


束,前后世袭了16个国王。它是吐蕃王室后裔在吐蕃西部阿里建立的地方政权。它不仅是吐蕃世系的延续,而且使佛教在吐


蕃瓦解后重新找到立足点,并由此逐渐达到全盛。前后七八百 年的历史,发展到几十万人。但现在,只能在这个山坡上看到


一堆颓败的黄土和窑洞。久远的盛嚣尘上,早已荡然无存。我们只能用想象,去触摸他们的欢歌笑语。




但这里,还有一些壁画依然色彩斑斓,它融合了克什米尔、尼泊尔和印度文化,又结合了藏族本土风格,这里的壁画,人物腰


身纤细,线条糅合了异域风情,是别处不曾看到过的妖娆。


 


天色渐晚,驻足古格的半山腰往东看,再一次见到了那种异常宏大的光芒。第一次是在马攸木拉山口下,车熄火时看到的,但


由于是在赶路,没能细去揣摸。


 


那 万丈彩色光芒,从天际升起,一束束独立地沿着自己的轨迹,伸向天的另一端,从东方到西方,这是我从未见过的天像,


我相信,只在这高原,在这样纯净的天空中,才可以见到这奇异的光芒,那一时刻,我心无旁芜,只是站在那,静静地看着


远方,让心灵沉浸在那种光芒中,尽管我不知道这光芒是因何而生,但我能领悟, 这样的美,只能经历之前一系列的艰辛,


才能与它相见,就当作是这一路辛劳的额外犒赏吧。虽然这光芒稍纵即逝,但它会在我的记忆中一直五彩斑斓。


 


带着这片刻的欢愉,再次经历迷路,在黑夜中的悬崖边颠簸,我们才又回到扎达县城。这趟行程算是暂告一段落。从明天开


始,我们将全程折返。



7



我们七点出发,大家在沉默中,重新翻越那座来时让我失魂落魄的土林。上坡不如下坡那般惊心,但路依然巅得让人发狂。


早上走同样有一个短暂的危险,因为早晨的日光,会直直地打到车的前窗玻璃上,让司机看不见路,因为这条路是架在悬崖


之上,稍一偏差,就没有回头的路,所以,还是为司机捏了一把汗,也为自己的安危 捏了一把汗。这样的状况,在之前和之


后,也还是时有发生,或者早上,或者傍晚,都会遇到同样的状况。


 


有惊无险,我们翻过了土林,直奔玛旁雍措,到达时,天有些阴沉,是进藏以来少见的阴天,所以,并没有见到之前羊湖一


般的惊艳,出于它的名气,我们还是认真地驻足在这湖的边上,看着远山,似乎想从中寻找到它神圣的气息。然后登上了旁


边的寺庙,登高望远,环湖的南面是喜玛拉雅山脉,北边就是冈底斯山,冈仁波齐在 云雾中俯瞰神湖,气氛异常庄严。短暂


地凝视,然后离开。


 


在随后见到鬼湖拉昂措的时候,又重见了那种高原湖泊才有的玉一般的翠绿。


 


这一晚,宿近尼泊尔的一个边境县城普兰,本是想会会来这做生意的尼泊尔和印度商人,但到达之后,才发现,这些商人一年


前就没曾再来过,加上这个县城刚刚遭受暴雨袭击,整个县城,显得异常萧条,生气全无。我们只好安顿好,第二天打算早起


继续赶路。



8



4
点起,赶路,这一天,日行700余公里,一路辛苦,无话可说。最后赶到桑桑,宿桑桑。其中一同伴发烧,让我担心了一


晚,幸好第二天无碍。



9



赶剩下的行程,依然是走了桑桑到拉孜这段最颠簸的路。途经日喀则,小作休整,直奔拉萨,再走日喀则到拉萨的这段路,虽


已不如三年前来时的那般平整,但依然感觉那是条康庄大道,安心、舒适,期待早点到拉萨,然后好好洗个澡。 


 



这趟行程,做了几件少有人去做的事。第一,单车走阿里;第二,花费可能是租车去阿里最低的,改装的7人座,平均每人租


车费不到两千;第三,用时最短,如果除去中间停留日喀则和扎达的时间,我们只用了七天多时间来了个往返,尤其最后全程


返回只用了两天。这应该是史无前例了,当然,痛苦也会随之加倍。


 


在整整十几天中,几乎每天都在火车、汽车、飞机等交通工具上度过。


 


可能是高反所致,丢东西也是出奇的多,其中有信用卡、拖线板、眼镜等,从没有这么粗心过。但最不该丢的是一张4GSD


,里面存着多少照片,是再也无法复原了。丢失照片,成了我两次进藏,遇到的相同事情,算是灵异事件吗?特别用心拍的照


片,羊湖、宗山城堡的美景,定日珠峰脚下拍的星空,只能凭记忆描摹,无法与友人分享,懊恼不已。


 


路上的风景,只有在路上感受。旅行的路线或许千篇一律,但每个人的经历定是千差万别。唯有身临其境后,心灵才会让出一


块地方给回忆。


 



DSC_0006


远看喜马拉雅(中间有旗云的那座就珠峰)





DSC_0113


珠峰大本营





DSC_0091


近看珠峰





DSC_0256


夜行桑桑附近,月亮像盏路灯一样,一直在照着我们。





DSC_0270


清晨的19道班,我们住过的一家高原旅馆





DSC_0322





DSC_0386


老仲巴的路边





DSC_0426


老仲巴





DSC_0496


下了马攸木拉山口,在海拔至少4800米的地方,汽车爆胎





DSC_0553
因为车爆胎,我们下车等师傅换胎,才见到了这奇异的光,但随之而来的是车熄火。


 



DSC_0565


在缺氧的状态下推车





DSC_0644


霍尔乡出来的某地





DSC_0619


还是霍尔乡出来的某地,清晨





DSC_0620





DSC_0657





DSC_0672


过巴尔兵站,往扎达县走,中间的某段,见到了这高原中如碧玉般的湖泊





DSC_0719


又是一次爆胎后,拍下这张照片。在干净的天空中,飘着一块“唇印”。





DSC_0765





DSC_0834


俯看层层叠叠,苍苍茫茫的扎达土林





DSC_0896


一阵惊险之后,终于下到这扎达土林的谷底





DSC_0922
在这一天太阳最后的余辉中,我们终于见到了这藏在土林中的扎达县





DSC_0962


夕照下的象泉河





15 Comments

  1. 呵呵,楼主的行程和我差不多,非常理解楼主的心情:em211:
    心理描写传神,特别是过了巴尔兵站,我想我也走过同样的路吧:em22:

  2. 沧海鸿鹄 wrote:

    照片真是太美了,湛蓝的天空下,放飞着心情
    如果能再有张博主的照片那就更完美了,呵呵

  3. 中博网友 wrote:

    文字美、照片美、分享的体验之旅很精彩!

  4. 中博网友 wrote:

    天空可真是蓝的触目惊心啊!

  5. 惜红衣 wrote:

    哎,错别字啊,错别字,我说的是体质,想必您理解了。
    (*^__^*) 嘻嘻……

  6. 惜红衣 wrote:

    巴嘎–蒙语中是“小”的意思。
    巴尔–蒙语中是“虎”的意思。

    雪山很美。您这么来来往往,行走很多地方,体制肯定不错吧?

  7. 中博网友 wrote:

    终于又找到你的博客了,像上次一样细细的品味起来,如同自己亲历了一般。文字、照片一样漂亮!

  8. Ophelia wrote:

    这个夏天就去阿里!

  9. JuJu wrote:

    博主有句话是对的,也许旅行的路线相似,各人的经历和所见的风景却是千差万别,我也是08年9月底去的阿里,没看到博主介绍扎达土林的磅礴大气和象泉河谷的秀美,有些遗憾哦,扎达土林有两条大沟分别在两个方向,有朋友再去可别错过了。
    另外个人认为玛旁雍措的美是羊湖无法比拟的,可以这么说,羊湖是人间的美女,玛湖就是天上的圣女。建议朋友们住 下来感受一下玛旁雍措的星空,那是我一辈子都无法忘怀的璀璨,也希望你们和我一样好运能看到流星:)